科学课今秋将成作者国小学一年级必修课,科学

日期:2019-05-28编辑作者:35222.com

图片 1图片 2 在小学低年级段开设科学课程有助于激发学生的科学兴趣,为初高年级课程的深入学习打基础。吴江 摄图片 3相比于学习原理性知识,一、二年级科学课程更注重接触和体验。 新京报记者 浦峰 王嘉宁 摄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根据教育部最新修订的《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从2017年9月开始,小学一年级将增设科学课,并将其作为基础性课程。2001年,依据国务院批准的《面向21世纪教育振兴行动计划》,我国开始进行新一轮的课程改革,将沿用了半个世纪的小学“自然”课更名为“科学”,起始年级也从一年级变为三年级。如今科学课为什么又重回一年级?新课程标准有哪些变化?针对小学低年级段的孩子,科学课要怎么教?专业师资匮乏的难题应如何解决?

今年秋季学期开始,我国将从小学一年级起开设科学课。此前,科学课从小学三至六年级设置。本次调整不仅改变了科学课的起始年级,也修订了课程目标。

接到来自教育部的电话时,曾宝俊正在参加毕业25周年的同学聚会。放下手机,他就兴奋地把通话内容告诉了同学们。

现状

专家认为,要大力提倡科学教育从“娃娃”抓起,让更多科学家走进校园,科学精神应成为每一个家庭重视培养、贯穿人们一生的基本素养。

那通电话只有几分钟,他后来意识到了它的意义。身为江苏省的一名小学科学课教师,他被邀请加入教育部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组,参与课程标准的修订工作。组里14名核心成员,有院士、教授,他是唯一一名一线教师。

孩子越大对科学兴趣越淡

  课标:

4年后,全中国的小学生都受到了他们的影响:2017年9月起,小学科学课程起始年级由3年级提前至1年级,定位为与“语文”“数学”同等重要的“基础性课程”,并新增了“技术与工程领域”的内容。

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医学研究所研究室主任、博士生导师刘颖曾用一道探索性问答题难住了学生,“答案不是书本上现有的知识,但类似的思路曾讲过多次。几乎所有学生都只是照搬课本里的知识点进行分类讨论,压根没想过去设计实验探究。”

增“科学、技术、社会与环境”

时隔16年,科学课重新回到了小学一年级的课堂。

刘颖认为,探索性思维不是与生俱来的,只有真正产生兴趣,遇到问题才会主动去探索和思考。

“过去,科学课在整个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并未受到应有的重视。”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小学科学教育研究中心主任、教科版《科学》教材主编郁波认为,此前我们在课程开发、师资培训、教材建设等方面取得了一些进步,但满足不了国家发展需要以及孩子们和老师们的需求。

接到那通电话时,连曾宝俊自己都难以预料,科学课“地位”会有如此飞跃式的提升。25年前,他毕业于扬州师范学校,大多数同学当了中小学的语文或数学教师。那天参加同学聚会的37个人中,专职的科学教师只有3名。

而在现实中,中国孩子的科学兴趣状况却令人担忧。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中国科普研究所共同发布的“中小学生科学兴趣状况调查的五个主要发现”显示,中小学生对科学的兴趣随年级升高而降低。

与2001年颁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相比,新版的课程标准将科学课的性质由“启蒙课程”改为“基础课程”,地位更加重要。课程目标除了科学知识、科学探究、科学态度外,还新增“科学、技术、社会与环境”的教学目标,要求学生了解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和社会变迁的影响,在科学技术的研究实验中考虑伦理道德的价值取向。

他还记得,课标组的第一次会议是在冬天,北京刚下过雪。可是在参会者看来,科学课的春天就要来了。

曾在小学从事多年科学课教学、现为东城区科学教研员的路虹剑也从儿子身上看到了这一问题,“幼儿园时,他会兴致勃勃地举起小拳头模拟地球和太阳,给我解释为什么太阳会每天东升西落,而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提的科学问题却越来越少,对科学兴趣也越来越淡。”

在教学内容方面,新修订课标新增了“技术与工程领域”的相关内容,更加重视培养孩子的创新能力、动手操作和实践能力。

春天不是突然降临的

在教育界人士看来,科学教育长期沦为“副科”、师资匮乏、课程标准陈旧、科学教育方式不接地气等都是导致学生科学兴趣下降、科学素养不高的重要原因。此次科学课重回一年级、并且被列为与语文、数学同等重要的“基础性课程”,或将有助于解决上述困境。

  关键:

曾宝俊开始他的教师生涯时,科学课在中国的小学课堂里还不存在。1991年大学毕业后,他来到扬州的一所乡村小学教语文。当时全校只有6个班,12名老师,学生最少时只有100多人。

  对策

保护好奇心 培养科学态度

1992年,当时的国家教委颁布了九年义务教育的《自然教学大纲》,首次规定从小学一年级起开设自然课。在此之前,这门课在3年级开设。

越早介入越易种下科学种子

“认识空气”“水沸腾现象的观察”“西瓜虫有耳朵吗?”……在教育部今年下发的《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中,这些来自生活的科学现象,都成为生动的教学案例。新课标要求学生学会通过多种方法寻找证据,运用创造性思维和逻辑推理解决问题,倡导探究式学习。

最初工作的6年里,年富力强的曾宝俊从未教过一节自然课。他说,在学校所有人的认知中,这门课因为“轻松”,是专门留给怀孕女老师的“大肚课”,或是由教学任务不多的校长来教的“校长课”。很多时候,这门课会直接被任课老师取消,彻底变成“自习课”。

记者发现,包括清华附小、北京景山学校、北京市崇文小学在内的部分学校已为低年级学生设计了科学课程和探索活动。

“学校能从一年级开设科学课,我太支持了。”北京一位年轻的妈妈说,孩子对大千世界非常好奇,作为家长常常不能回答孩子的疑惑,一边回答,一边偷偷上网查资料,平时常常通过绘本等方式带孩子进行科学启蒙,希望科学课让孩子的好奇心得到充分发挥和满足。

一次胃出血后,为了养病,曾宝俊转任低年级语文教师,兼教自然课。实验器材不够,他就把篮球当作地球仪教地理知识,用棉签沾取花粉,带着孩子们做实验。低年级的学生上课爱捣蛋,课堂经常是乱糟糟的。可他却慢慢觉得,这门课“太有意思了”。

自去年起负责一、二年级科学课教学的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附属小学教师龚长霞认为:“对低年级段学生进行科学教育很有必要”。一方面,他们的好奇心强,对科学很感兴趣,“总有学生对我说,为什么每周只有一节科学课,每天都上多好呀”;另一方面,他们虽接触过很多科学知识,但仅从书本上获得,而不是来自于实验或生活经验,并未真正理解和掌握,也无法用这些知识来解决问题。

上海新普陀小学三年级学生“小叶子”说,自己对科学产生兴趣是看动画片《疯狂动物城》看到一段情节讲兔子的繁殖能力很强,觉得好奇,开始对生命科学产生了兴趣。

1998年,曾宝俊家里刚装上座机,为了教授月相知识,他让学生在每天月亮升起的时候给他家打电话。那段时间,他家的电话总是响个不停。

“年龄越小,对事物的好奇心越浓烈,兴趣越易培养。在孩子已具备一定知识和理解能力基础上,越早介入,越容易在他们心中种下科学的种子。”刘颖相信,如果能在小学阶段培养起对科学的兴趣与科学素质,将会为学生以后的自主教育打下基础,并有助于对初高中科学课程的深入学习。

受访教师认为,年龄不能作为区分孩子水平的“门槛”,低年级的孩子个体差异很大。开展科学教育应注重方法、因材施教,多开展观察、实验活动。此外,随着学业压力的增加,高年级学生的好奇心会逐渐减弱,要更注重科学精神的培养和远大理想的树立。

他还把自然课的教学方法运用到了语文课堂上。教李白的《赠汪伦》时,他问学生“桃花潭水深千尺”一句中为什么要用“千”而不是“万”;汪伦送给李白的歌是什么内容;生活中关于送别的歌曲有哪些。

崇文小学科学课程负责人万士林表示,此前,崇文小学与校外机构合作,为一、二年级学生开发了科学实验校本课程。学生每周学一点科学知识,做一个实验作品,如弹射小飞机、小肥皂等。增设专门的科学课使科学教育更系统规范,但学校原有的实验活动不会取消,而是重新调整校本课程,使两者有机结合。

专家观点:

2001年《全日制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颁布之后,他瞬间从一名拥有5年经验的“自然老师”变成了“科学老师”。那是中国首次提出小学科学的课程标准,“自然”课程正式更名为“科学”,但取消了在小学低年级的单独设科,取而代之的是“品德与生活”课。

■ 热点追问

家庭应积极营造科学氛围

从“自然”到“科学”,在曾宝俊看来,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教科书开始有了系统性的内容,涵盖了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地球与宇宙科学三大领域。

教 材

专家认为,小学科学课地位的提高代表了教育部门对科学素养的重视,但科学教育仅仅依靠课堂是不够的,应引起全社会关注。

当时,学校里只有曾宝俊能够教科学课。由于精力有限,他也只教了三年级的一个班级。新课标刚刚实施,尚未推进到他所在的江苏地区,他就自己从出版社买了几十套教材,用新的《科学》课本替换掉了《自然》。

版本多,各区可按需选择

北京青少年科技中心主任张晓虎认为,家庭要积极营造科学氛围,让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感受科学与生活的密切联系。一些社会机构如社区、博物馆、商场等都可以找到动手体验的机会,这些都是科学教育的场所。

科学课对学生的影响异常明显。曾宝俊教的班跟另一个班相比,平均学习成绩原本非常接近,但是一年的科学课下来,其他任教老师都明显感觉到,这个班的学生“不一样”,“反应迅速、思维灵活”。语文、数学等科目的成绩也要高出其他班级一大截。

按照教育部规定,各编写出版单位根据新的课程标准对现行小学科学教材进行了修订,并增编一、二年级教材;审定通过的增编教材从2017年小学一年级开始使用,三至六年级使用现行教材。审定通过的增编教材包括河北人民出版社、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以下简称“湘版”)、教育科学出版社(以下简称“教科版”)等多个出版社的版本,各区可自由选择。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北京主要选用的教材为人教版、教科版、湘版。

北京东高地青少年科技馆馆长张云翼提出,要让孩子们有善于观察的眼睛,积极发现问题;要让孩子们懂得思考,从现象中提出问题;要让孩子们树立良好习惯,知道如何借助于老师、家长、网络解决科学问题;要让孩子多体验,感受科学无处不在。

“这门课不仅有趣,而且重要。”曾宝俊说。

在以往对教材的讨论中,需要教师讲授的知识比重过大,不够契合孩子认知特点是常被提及的问题。从反馈来看,增编的教材在这些方面做出了调整。

“科学家应成为科学教育队伍的中坚力量。”“知识分子”微信公众号联合主编、清华大学教授鲁白说,科学不仅是关乎知识,而是关乎怀疑和探究。他主持的科普平台“科学队长”就是号召更多科学家参与青少年科普。

新课标颁布的同一年,中国科协公布了中国公众科学素养的调查结果,中国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仅为1.4%,即每千人里只有14人具备基本科学素养。

据东城区科学教研员路虹剑介绍,今年东城用的是湘版教材,一年级教材的内容含量上来说要少一些、浅一些,但活动性却加强了,“如一节课以一个活动贯穿,让学生充分展开观察,互相交流讨论;而不像以前,涉及较多步骤、要素,留给孩子的观察交流空间小。”

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刘颖在科普平台上为青少年讲解生命科学课,她说自己对科学的热爱就是从一个“香蕉萃取实验”开始的。希望通过自己的启发,让更多孩子体会到科学的乐趣。

作为学校6年级的语文“把关教师”,曾宝俊在语文上的教学成绩非常突出。当别的学校来聘请他,他却只有一个条件:放弃语文,做一名专职的科学教师。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教学研究中心科学教研室主任彭香是湘版科学教材的主编,她表示,不同版本的教材在内容安排上或有差异,但均围绕科学课程标准编写,也照顾了低年级学生的特点,注重情景引入,贴近孩子的日常生活,“比如很多孩子喜欢看科普类的绘本,所以教材及活动手册会采用大量图片帮助孩子理解,还会建议学生用绘本形式记录实验或观察过程,激发兴趣。”

这是每个人必须要面对和了解的世界

清华附小一、二年级学生即将使用的是教科版教材。龚长霞介绍说,实际教学内容会在教材基础上进行整合与补充。“如一年级上册的测量问题,在数学课上也有涉及,希望能进行整合,节省课时来安排学生感兴趣的内容。”

这一次颁布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与第一次整整间隔了16年。新版课标组里,成员年龄跨度从40岁一直到80岁,其中还有人参加过2001版的编写过程。

  教 师

很少有人知道,这16年间,还有一版未面世的小学科学课程标准。它本应在2011年颁布,却没有通过审查,“暂缓颁布”。

懂孩子,也要懂“科学”

陕西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现代教学技术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胡卫平教授记得,新版课标组的第一次会议在2013年的1月,“开了整整一天”。会议的一个重要指导思想,就是要在那版“暂缓颁布”的课标基础上进行讨论、修改,充分吸收前一版本的经验。

按照教育部要求,各地结合实际合理配置小学科学教师,逐步建立专兼职结合的教研人员队伍。在业内人士看来,新课程标准对小学科学教师的专业素质提出了更高要求,也是实施小学科学新课程标准的关键点和难点。

其实在2011版课标中就已提出,从一年级开设科学课。原教育部副部长韦钰院士主持修订了当时的课标。她多年来一直呼吁小学一二年级恢复科学课。

科学课的老师不仅要理解儿童,自身也要具备科学思维和科学素养。彭香说,有些教师对什么是科学、什么是科学思维并没有明确认知,“不能一说科学就只想到科学知识。”

2007年,韦钰领导的专家组开展课标修订工作,认为“从一二年级开设科学课”是修订课标的“底线”,否则“修订没有任何意义”。

长久以来,专业师资匮乏一直是困扰科学教育开展的难题。一方面,虽然一些高等师范院校开设科学教育专业,但与中小学科学教师的需求相比,数量还是太少。另一方面,部分高校的培养方式与科学教师的专业要求存在差距。

“就像一上学就要学习语文、数学一样。”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刘恩山说,“小学生要面对周围的自然环境,要开始了解自然,这也是他们生活中必须要面对的,人体的奥秘、正确的卫生习惯、刮风下雨是怎么回事,这是小孩子生活经验中的一部分,是认识世界应该学到的。”他是新版课标组副组长,主要负责课程内容的部分。

彭香提到了一个细节,她曾与某校科学教育相关专业的学生交流,“我问学生,你们日常教学中采用科学探究式方法学习的比例有多少,学生的反馈不太乐观。”与之相对的是,作为一门强调实践性的学科,探究活动将是小学科学课程学习的重要方式。

除了这一部分,整个课标组还有前言和实施建议等任务,分别由胡卫平和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育科学学院教授郝京华负责,3个小组的工作同时推进。

从小学的实际情况看,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北京各学校科学教育的发展情况、科学方面的师资储备和对科学课的重视程度各不相同,具体安排差异较大,师资水平也有差别。

第一次开会,课标组就规定了几条“工作基本条例”,第一条是“每个人都有权利发表自己的看法”,第二条是“每次发言都要有现代教育学理论或实践的依据”,最后一条是,在意见出现分歧时,经过充分讨论,举手表决。“一般问题”需要经过半数以上的人同意,“重要问题”的通过标准上升为三分之二的支持率,而对于“极其重要的问题”,必须重新进行调查讨论,获全员支持方才通过。

路虹剑表示,据以往的师资情况统计,东城区的科学老师3/4左右是专职,1/4是兼职,而兼职的老师中又多以科学课为主,同时兼任其他科目教学。从教师的背景看,部分是毕业于师范院校的科学教育专业,大部分是生物、物理、计算机等相关专业的毕业生,“这对于指导学生的科学学习有很大帮助,也算是专业对口。”

在用词上,使用“素质”还是“素养”,小学阶段的科学课程是否要分段、分成几段,都成为了大家选择举手或摇头的“重要问题”。而加入“技术与工程领域”的课程内容,则是课标组全体成员一致通过的“极其重大的问题”。

就低年级段的师资配备情况看,学校采用较多的做法是从3-6年级调老师教低年级的课程或者增加原有科学老师的课时数。

这是新版课标最为重要的改变之一,最先提出这个建议的是谁,曾宝俊已经记不清了,“好几个人都提了”。

北京市朝阳区兴隆小学校长李景艳表示,学校从前没有固定的科学教师,而是由三位老师共同负责3-6年级的科学、综合实践和信息技术三门课程,交叉进行讲授。一、二年级增设科学课后,学校计划将三位老师中的一位固定下来,专门负责科学课。万士林表示,学校原有四位科学教师负责3-6年级的科学教学,未来计划让他们轮流负责一、二年级的科学课教学。

“所有的国家战略,都跟公民是否有工程学素养、对人工世界的了解程度有重要关联。”刘恩山说,“创新国家的要求非常高,不是闹着玩的,工程技术的创新思维如果只从高等教育阶段来保证,会非常困难,必须从小培养。这在国际上也是共同规律。”

此外,也有部分小学原本就自主开设了一、二年级科学课程,配备了专门的师资,积累了一定的教学经验,如清华附小等。

在国际上,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多数发达国家和地区,科学课都是在低年级开始就被当作一门独立的核心课程。美国在1996年第一次颁布科学教育标准时就提出了技术领域的内容。

教学

作为一名生物学教授,刘恩山多年来致力于带领学生们领略自然的魅力,但他近几年越来越觉得,除了自然,“孩子们也应该了解另一个世界——人工世界”。

趣味性强,但不是“看热闹”

“你看我这屋里,”年过六旬的刘恩山坐在办公室,周围是成堆的书,桌上摆着电话和电脑,“除了咱俩之外,所有东西都是人工世界的。”他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这是每个人必须要面对和了解的世界。”

“动手做,玩中学,一、二年级不侧重原理性的东西,重在接触和体验。”在龚长霞的课程设计中,每节课都有动手环节,且占到整堂课的一半以上,包括实验、种植、绘画等。龚长霞认为,科学课的教学一定要结合孩子的兴趣、接受能力和成长规律进行。

郝京华在一次讲座上提到,小学科学进入学校只有两三百年的时间。“当科学无处不在的时候,科学教育才开始正式兴起。”她说,“起初的科学教育只是一些实用性的科学知识,包括怎么修理抽水马桶。”

除此之外,在教学中,龚长霞会用生动的语言让孩子听得懂,能演示的就不空口说,以便孩子理解和记忆。比如,讲细菌繁殖,她会指定教室最中间的一个孩子为“最开始的细菌”,当她喊细菌时,中间的孩子站起来,喊菌落时,全班同学站起来。通过这样的小游戏,加深孩子对细菌和菌落概念的理解。

接下编写任务后,曾宝俊很长时间内都惴惴不安。面对这一全新的领域,他只能利用节假日,阅读大量国际国内的文献著作,借鉴了包括美国STEM(科学、技术、工程、数学的英文首字母缩写)课程在内的科学教育经验,召集江苏省内相关领域的知名教师、学科带头人一起商讨,甚至玩起了“头脑风暴”。每人在纸片上写下“测量”“工具”“图纸”等跟科学技术相关的关键词,然后把几百张纸片按照主次、从属关系进行分类,画出一张巨大的树状图,再在此基础上进行分析。

万士林说,实验和情境式教学是崇文小学科学课经常采用的形式。以学习动物进食为例,老师会创设情境,如考古工作者发现了动物牙齿化石,与学生们一同讨论该动物是杂食性还是肉食性,在共同体验中学习知识。

“没有永远完美的课程标准,”郝京华说,“随着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生产系统数字化、智能化,国内外对科技教育的重视有目共睹,而课程标准的修订也永远在路上。”

万士林表示,对一、二年级学生也会采用类似的教学模式,但是会降低难度,从学生的兴趣点出发,不过分强调知识点教学。同时,老师会针对一年级学生好动坐不住的问题,在课程中增加游戏等环节,匹配孩子的年龄特点。

你能不能稳得住

对一、二年级的教学中要使用儿童的语言,注重趣味性,同时也要注意科学规范和标准用语,真正培养孩子的科学习惯,锻炼孩子的科学思维,而不是看热闹。

科学课回来了。曾宝俊的许多同事非常兴奋,纷纷要求到一年级教科学,尽管跨学段教课会让他们的工作量增加一倍。“这是个全新的领域,而探究和尝试原本就是科学老师的天性。”

彭香说,看似热闹的课堂教学引发的只是学生表层的兴趣,并不能持久,重要的是挖掘科学知识、科学概念与兴趣之间的内在联系,以知识为载体渗透科学方法、科学思维、科学精神的培养,让孩子对科学自然而然地产生兴趣。

然而在大多数情况下,师资依然是这门并不年轻的学科面临的严峻问题。

在教学实践中,“我要求一年级学生只要做实验就要做记录,如果不会写字就用图画或者拼音代替。但是记录一定不能夸张。到二年级,我会教孩子简单的思维导图。”龚长霞说。此外,在小组汇报环节,鼓励孩子使用“我发现”这样的说法,要求孩子在发言之初就亮明观点,是同意、不同意还是补充前面同学的观点,“养成习惯,规范用语。”

2011版课标修订工作组在调研中就发现,很多学校没有科学课教师,“什么都教不好的老师,就被派去教科学”。更有甚者,有的地区“连烧饭的和门卫都去教科学课了”。在有的地区进行教师培训,连对“人是动物的一种”这一简单常识,台下教师都一片哗然。

一图看懂《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

在2013年的一次授课中,韦钰对台下的教育工作者说:“你们手里有好几十万孩子,拜托,他们只有一个人生!”

与2001年颁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科学(3-6年级)课程标准(实验稿)》相比,新课程标准有几点显著变化:

就在几年前,胡卫平在对7个省的小学科学课程实施情况调查中发现,小学科学教育最主要的问题还是专职教师少,教师素质普遍较低。农村小学专职教师占33%,城市小学占52%,并且近80%的教师没有受过科学教育或理科教育的专业训练。

课程性质

广西师范大学物理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罗星凯从2010年起就一直担任该校国培计划示范项目高中物理班的首席专家,也多次主持过小学科学的各类培训活动。在他看来,小学科学培训最让他哭笑不得的,是一些学员根本就不是科学老师,参加培训是因为平时“教主科辛苦了”,学校让他们出来“休息一下”。

由科学启蒙课程改为基础性课程,强调科学课在小学阶段的重要地位。

针对科学课的师资问题,罗星凯从几年前就开始研究“解决方案”。在广西教育厅等多方支持下,他开设了“兴华创新实践”项目,将师范学校的专业学生和中小学的资源对接起来,学生经过半年的培训,便可以到中小学成为一名实习教师。迄今该项目已组织全国11所项目合作高校的422名高年级大学生和研究生,开展了“精准扶贫”行动。

开课年级

“对于科学课的老师来说,拥有理科的专业背景在教学中会轻松一点,但如果做不到,也起码能够做到稳得住,不能老换。”刘恩山说,“这是我对小学科学师资首要的建议。”

科学课程的开课年级变为1-6年级,按照低(1-2年级)、中(3-4年级)、高(5-6年级)三个阶段设置课程目标和课程内容。原则上按照小学一、二年级每周不少于1课时安排课程,三至六年级的课时数保持不变。

1981年他从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毕业后,原本希望做科研,但出于学校需要,就留下来做了教师。当时国内生物学教育刚刚起步,是个非常弱势的学科,他到教研室报到的时候,屋子里只有一位老先生。

  课程内容

“他只问了我一句话:‘你能不能稳得住?’”刘恩山当时想了想,点点头答应了。36年过去了,他依然坐在那一间教研室里。

在物质科学、生命科学、地球与宇宙科学三个领域知识的基础上,增加技术与工程领域的相关内容。

在曾宝俊看来,师资问题的解决需要政府层面出政策,他建议科学教师中专职教师的比例不能低于60~70%,另外科学教师本身的职称评定不能设限。“很多人不愿意做科学老师是因为难评职称。”

  课程目标

除了师资问题,科学教育的设备不足以及地区之间不平衡的状况也格外突出。刘恩山在课程标准后期征求意见的过程中,发现西部一些地区尚且不具备开设科学课的条件,而一些东部沿海地区和大型城市的科学教师,已经能够带着学生用小型加工设备材料组装玩具飞机大炮,让他们拿上父母的照相机、望远镜去山上看星星。

将以前的“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修订为“科学态度”,新增“科学、技术、社会与环境”目标,要求学生了解人类活动对自然环境和社会变迁的影响,在科学技术的研究应用中,考虑伦理和道德的价值取向。

“科学教育需要加强教材的开发研究,这里的教材不仅指文本,也包括实验器材。科学课的实验器材就像美术课的颜料、音乐课的琴,没有这些,老师怎么上课?”曾宝俊说,“并且这些也应该由国家来买单,而不仅仅是帮忙订购一本教材。”

学习评价

就在科学课回归一年级的同时,由几位科学家创办的科学类自媒体《知识分子》推出了一个面向小学生的课外教育产品,邀请科学家为孩子讲科学。《知识分子》联合主编、清华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授鲁白解释,中国很多家长让孩子学艺术、学体育,但不是很清楚为什么要学这些。其实,在这些学习的过程中,孩子们除了收获知识、技能,培养了有益的价值观,还提升了修养。科学不仅仅是指我们所要了解的科学知识,也不仅仅是那些实验技能,以及科学思维方式、批判精神、方法论。“更重要的是,科学其实是一种生活方式,是我们的一种修养。”

强调终结性测评与过程性测评并重,增加学生自评与互评活动。

如今,科学课回归一年级的第一学期到了尾声,曾宝俊打算用一种特殊的方式组织“考试”。他让每个学生自己在纸上写下问题,然后把所有的问题集中到一个盒子里,学生们随机抽取。如果抽到做实验的题目,就当场做给全班同学看。

“这不是一种被动的测试,而是一个主动的游戏,一场孩子们之间智力的较量。”曾宝俊说,“考查的不仅是他们对材料的操作和工具的使用、如何进行科学记录、探究的深入性和持久性,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世界的好奇心和创造力。”

罗星凯一直不太喜欢“复制”这个词。多年来,他经常被问到“科学课应该怎么教”这类问题,但始终没有给出确切答案。他相信真正的科学课是探究式的、充满未知的。

“如果以标准答案为核心的话,就不叫科学了。”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玄增星

本文由www.35222.com发布于35222.com,转载请注明出处:科学课今秋将成作者国小学一年级必修课,科学

关键词: www.35222.co

吉它的概略,为啥您的歌声和你听到的不平等

The voice in your head is a lie. What you hear when you open your mouthis distinctly less velvety than what everyone around hears—and it's yourskull ...

详细>>

美利坚联邦合众国教育部对STEM的疏解,女子数学

女子数学不及男之说从何而来? 举目4望关切少儿阿尔巴尼亚语微信 fromhttp://www.ed.gov/stem High school math teachers' ratings...

详细>>

何时生二胎才是最可信

啥时候生二胎才是最靠谱 Is math merely counting? I got my first job in 2005. I’ve been dreamed the day for 20 years. Iwant to work hard and...

详细>>

全力手艺兑现,U.S.习贯用语www.35222.com

是否还在关注着老同学 今天我们要给大家介绍的习惯用语是:To feel it in one's bones。Tofeel就是感觉,bones是骨头。To ...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