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办学仍需创新,英德并校风浪减轻

日期:2019-05-06编辑作者:35222.com

  由于撤并学校,致使英德市黄花镇岩背村300多名初中和小学学生至今未能走进校园读书(本报9月3日、9月4日曾连续报道),此事引起了当地政府和教育主管部门高度重视。昨天上午,英德市教育局局长陈汉明、黄花镇党委书记黄志星亲自去到岩背村,与村民代表面对面沟通交流,并当场作出承诺:恢复岩背村中心小学的完全小学(一到六年级都有)地位。也就是说,该村中心小学五六年级近百名学生不用再到17公里外的黄花镇中心小学住宿和学习。但对于岩背中学的撤并决定,出于政策因素,必须坚决执行。

“还是恢复村小好,孩子上学方便。”近日,龙川县黄布镇宦境村村民黄木告诉记者,2013年春季学期,宦境小学的四五六年级学生全部合并到镇中心小学就读,小孩上学路程从几百米变成了6公里。他的两个孩子只能在学校寄宿,每周一、周五包车回家。不过,这种局面只持续了一个学期。在村民的强烈要求之下,2013年9月,宦境小学四五六年级重新恢复办学。

日前,21世纪农村教育高峰论坛在京举行。会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发布了《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报告显示,2000年到2010年,在我国农村,平均每一天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3所初中,几乎每过1小时,就要消失4所农村学校。

  ■新快报(微博)记者 王剑平

宦境小学的情况并非孤例。自2010年启动教育创强以来,龙川县300多所完小减少为70多所,撤并的200多所都是村完小。集中办学改善了学校的硬件设施,优化了师资力量,但也暴露出学生上学路远、交通安全隐患大、家长负担增加等问题。因此,近几年,龙川各乡镇陆续出现被撤并的村完小恢复办学的现象。

过度撤并校还带来了辍学现象加剧、农村教育负担加重等负面效应。2011年,辍学小学生已经达到88.3万人,辍学率8.8‰,与1997年、1998年、1999年的辍学水平大体相当。

  教育局长与村民面对面

www.35222.com 1

据《人民日报》《燕赵都市报》报道

  昨天上午10时,陈汉明与黄志星先后来到岩背村,与该村选出的村民代表见面,听取当地群众对此次并校工作的意见。在之后1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尽管部分村民情绪激动、言辞激烈,但陈汉明与黄志星都表示出足够的耐心,反复向当地群众解释和说明相关政策以取得群众的理解与支持。在充分听取群众反映的问题后,经过研究,陈汉明当场向村民作出承诺:取消之前政府做出的将岩背村中心小学五六年级学生合并到黄花镇中心小学上课的决定,从周一起,岩背村中心小学五六年级学生重新注册上课,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而对于岩背中学的合并问题,必须按原计划进行。

2013年春季学期,宦境小学撤掉四五六年级,秋季学期又恢复。目前,全校有120多名学生。

一小时消失4所农村学校过度撤并致上学难

  解决因并校产生的难题

撤并优势多,接送成问题

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公布的报告显示,2000年至2010年,平均每一天,在中国农村就要消失63所小学、30个教学点、3所初中,几乎每过一个小时,就要消失4所农村学校。而这种现象目前依然存在。

  陈汉明谈到,之所以合并岩背中学,一是该校教学楼已经处于危房状态,一旦出现安全事故,后果不堪设想;二是处于初中阶段的孩子已经具备了一定的生活自理能力;三是合并初中是省市县的既定政策,也是大势所趋。至于群众最为关心的费用增加、村民经济困难等问题,陈汉明表示,对于家庭确实困难的学生,一是国家给予一定补助;二是实施对口扶贫,对学生因异地上学而产生的相关交通费用,教育部门和当地政府进行全额补贴。

登云镇是龙川县首批开展教育创强的乡镇之一,且撤点并校最为彻底。创强之前,登云镇有7所完小分布在下辖的7个行政村,此外还有4个教学点。创强成功后,全镇只保留镇中心小学和3个教学点,其余的全部撤掉。登云镇中心小学副校长郑光辉介绍,目前全镇在校小学生有1200多人,其中3个教学点共130名学生,“创强前,全镇在校学生才778人。”

2012年9月,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实施了十余年的“撤点并校”政策被叫停。

  岩背小学今天恢复上课

在郑光辉看来,全镇小学生大幅增加主要得益于集中办学后学校硬件设施和师资队伍有了质的提升。比如,并校后,一位老师可以专心教一门课程,不用兼顾其他课程。

与此同时,10年间,我国农村小学生减少了3153.49万人,减少了37.8%,农村初中生减少了1644万人,减少了26.97%。农村初中就读的学生减少了约22%,农村小学就读的学生减少了11.5%,他们大多数进入县镇初中和县镇小学。

www.35222.com,  在接受新快报记者独家采访时,陈汉明谈到,为应对黄花镇中学合并后的一系列问题,英德市和黄花镇已经决定,投入1600万元增建和扩建黄花镇中学综合楼和教职工宿舍,明年9月投入使用,确保师生们有一个良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中心小学的教学和老师更好。”登云镇天云村七年级学生黄静(化名)告诉记者,一至四年级,她在村小读,除了语、数、外,几乎没有上过其它课,而且数学和英语是一个老师教,很不专业。到中心小学后,这种情况有了改观,不仅能上美术、音乐等课程,每门课都有专职老师辅导。

报告中提出了“撤并系数”,该系数表明,2001年至2011年,全国历年的撤并系数平均为5.63,也就是说,平均下来,每年小学减幅超过小学在校生减幅的5.63倍。

  黄花镇中心小学校长黎国强昨天下午告诉记者,目前他已经接到英德市教育局和镇里的通知,恢复岩背村中心小学五六年级学生在原校址上课,“我们已经为这所学校选配好了老师,确保周一迎接学生注册,开始上课。”据黎校长介绍,此次返回原校学习的五六年级小学生有90多名。

集中办学给孩子们营造了良好的学习氛围,带来了竞争意识。龙川县教育局副局长骆春桓说,学校撤并后,学生相对集中,学生之间就会有比较和竞争,学习氛围更好。“有些教学点生源太少,成绩很差的还能排全校第三名。”

杨东平认为,大规模的“学校进城”后,农村学校日益荒芜凋敝,农村教育出现了“城挤、乡弱、村空”的危局,过度的学校撤并导致学生上学远、上学贵、上学难。

  黄花镇中学校长梁振列也表示,他们已经做好新生入学的准备工作。而部分因并校受影响的岩背中学学生家长,还处于观望状态。

虽然撤并学校优势众多,但仍暴露出一些共性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学生上学的交通和安全问题。登云镇党委副书记杨增梅说,一般来说,住得近的学生大多由家长接送,住得远的由家长合租面包车接送。为了鼓励学生寄宿,中心小学安排了110个床位免费给学生,但只有28个床位有人住。

他认为,“对农村撤点并校政策效果的评价,不应当是单一经济主义维度的办学效益评价,而需要平衡教育公平、教育质量、教育效益三者关系。”

  他视角

集中办学也加重了部分学生家长的负担。登云镇天云村的叶女士为了解决4个孙儿的上学接送问题,刚买电动车不久又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她说,用电动车接送,4个小孩得分两趟,早、中、晚三次,每天要来回12趟。如果包车,一个孩子一学期要500元车费,不仅不划算,还不放心。出于长远考虑,她买了面包车,每个月的油耗成本在300元左右。

2011年小学辍学率8.8‰与十多年前大体相当

  胡亚军:“均衡”教育资源带来的矛盾

恢复看民意,村小要达标

根据调研结果,十年间,2001、2006、2011年成为小学撤并的高峰,其中,2011年撤并系数达到41.57。这表明,全国小学在校生人数减少基本停滞后,学校撤并仍然以巨大的力量和惯性在快速推进。

  岩背和相邻的白湾曾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引起国内众多媒体的关注,一批志愿者放弃在城市的优越生活,来到这个被称为“寒极”的偏僻之地教书育人,为时代树立了榜样,其中包括陈凤霞等人。胡亚军也是此批志愿者之一,1994年到1997年曾在岩背中心小学教书三年多,目前在广州工作的他一直对农村教育问题相当关注。

创强结束后不久,龙川部分乡镇的村完小就恢复办学了。比如,义都镇在创强之前有10所完小,创强时保留5所,现在恢复到9所;黄布镇创强前有6所完小,创强规划保留1所,目前有4所恢复;鹤市镇创强前有10所完小,创强规划保留1所,目前有7所。

河北省教育厅巡视员、中国教育学会农村教育分会理事长韩清林透露,近四年来,全国小学辍学率大幅度回升,“从2008年辍学生63.3万人,辍学率5.99‰,到2011年辍学生已经达到88.3万人,辍学率8.8‰,这与1997年、1998年、1999年的辍学水平大体相当。”

  昨天,当他获知发生在岩背村的“并校风波”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据其介绍,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尽管当时的经济条件有限,但基本上每个村(大队)都有一所完小,甚至大部分村还设有初中,“很多孩子因此有了接受教育的机会,但近年来,为了‘整合教育资源’,各地先后开展了撤并村小工作,但也因此带来了一些新问题:一部分学生因为家庭经济困难或路途遥远不再上学。这些年来,大学新生中的农村学生比例一直在下降,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很值得人们思考。”

从撤并到恢复都是民意所致。黄布镇中心小学邓校长告诉记者,黄布镇留守儿童较多,在2013年春季撤点并校之后,学生接送难问题凸现出来,甚至出现了部分家长不愿送孩子去中心小学上课的情况。为此,中心小学还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反馈结果几乎是“一边倒”,即要求恢复村小办学。“没办法,只能顺从民意。”

据韩清林透露,10年间,辍学的主体已经由高年级迁移到小学一、二年级。2007年、2008年、2009年、2010年小学一年级到二年级辍学学生分别为51.08万人、55.86万人、64.28万人、51.81万人,辍学率分别为29.18‰、31.71‰、37.35‰、31.16‰,占年辍学学生的60%-80%,为历史最高峰。

分享到:

义都镇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义都镇中心小学校长李鸿程透露,撤并村小之后,部分家长意见很大,跑到镇政府上访,要求恢复小学,镇政府和中心小学迫于压力,不得不恢复原来的办学模式。

“大规模持续不断的撤并教学点,不仅使大量小学低年级孩子辍学,更可怕的是还会使大量儿童不能入学,每年可能产生新文盲上百万,”韩清林说,“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在全面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情况下,特别是在全面实现免费义务教育的新形势下,全国小学辍学率已倒退到1999年以前的水平。”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龙川县教育局副局长殷汉林介绍,目前全县有意愿恢复村完小的有60多所,实际已经恢复37所。“这些学校已经恢复办学,但还没有通过教育局审批,也没有纳入国家统一的信息平台。经教育部门评估验收的有24所,目前处于审核阶段。”

撤点并校政策引起了国家和政府强烈的关注,是因为撤并的规模之大远远超过了自然的状态。以小学为例,小学学生在这十年当中减少了37%,学校减少了52%。学校撤并的幅度远远大于学生减少的幅度。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殷汉林说,是否恢复村完小主要根据当地村民的意愿。如果大多数村民想要恢复村小,中心小学要做一个完整的报告报送镇政府,镇政府若同意就盖章递到教育局,然后县教育局派人前去评估,符合条件的则审批通过,条件差的则要求整改,要达到“标准化学校”的各项标准才行。

观点 “一项好政策,因急功近利而走偏”

上学路变近,烦恼依然多

潇湘晨报:《农村教育布局调整十年评价报告》的数据是怎么得来的?

虽然恢复村完小办学是民心所向,但随之而来的资金投入、教学质量保障、原有资源闲置等问题又亟待破解。骆春桓告诉记者,原有的大多数村完小没有纳入创强时的规划和教育布局中,办学设施等各方面都存在一定欠缺,现在恢复完小办学则要补齐短板,“钱从哪里来是关键,有些学校可能很难补上。”

熊丙奇(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这个数据实际上在教育部的全国教育公报里就有的,全国教育系统公报里就有这些小学学校数量的变化内容。

对于这个问题,殷汉林显得相对乐观。他说,2016年龙川获得农村义务教育薄弱学校改造计划中央专项资金1975万元,可以用这笔钱对恢复办学的村小进行一定的支持,但各乡镇政府和村委会还要积极筹措资金,加大投入。

潇湘晨报:这些数据都与撤点并校有直接关系吗?

如今,在外出乡贤的捐助下,宦境小学的面貌已焕然一新。但是,师资力量匮乏的局面依然如故,部分老师要身兼数个科目的教学工作。校长张伯成介绍,学校有4个老师教英语,但都是兼职的。而且,学校配备了各种功能室,但都没有相应的专职教师。

熊丙奇:这当然是撤点并校带来的,因为如果学校不撤,它就会一直在那里,现在不见了,减少了,就是被整合了,合并了,总体规模自然会减少。

尽管登云镇将一所完小的局面维持了四年,但近段时间也有天云、石福两个村的村民要求恢复村完小。“如果这两个村恢复了,其他村肯定会跟风要求恢复。”登云中心小学叶文江副校长说出了自己的忧虑。

潇湘晨报:撤点并校的原因是什么?有什么利弊?

叶文江的担忧并不是没有根据。比如,黄布镇除了一个只有30人的教学点没有恢复完小外,其他4个教学点均已恢复,包括距离镇中心小学100米的新布小学。“村干部和村民觉得其他村的学校都恢复了,自己村没有学校,面子上过不去。”黄布镇中心小学邓校长说。

熊丙奇:主要的原因是农村生源的减少,农村的孩子数量减少了,或者农村的孩子不在农村读书了,当地政府关注到有些学校的学生很少,就认为是规模效应不大、成本很高,因此就把村里的学校往乡里、镇里、县里合并,国务院在2001年就出台这方面的文件,就是发展农村基础教育的问题,其中就谈到,要根据生源结构来调整学校的部署结构,但是当时强调的是因地制宜,也谈到了当时一些不宜合并的地方应该保留教学点,但是大家只看到了撤点并校,而没有考虑到要满足当地的需求,因此就一哄而上撤点并校。

创强时,黄布镇将中心小学迁址改造、扩建。但村小恢复办学之后,中心小学的人数从746人降为245人,部分教育资源出现闲置的情况。

为什么当地政府要搞这种一哄而上,一刀切的撤点并校呢?因为单个点的学校撤掉了之后,就让当地政府减轻了教育投入,当地政府又为了减少教育投入,从而大行撤点并校,这是一种急功近利的做法。

“教育是要出人才,不是图方便,眼光要放长远。”骆春桓认为,恢复村完小后,学校众多,导致投入资源分散、教学质量没法保障,更谈不上教育公平。而且,村完小学生少,缺乏学习和竞争氛围,不利于学生学习和成长。“恢复完小一定要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一窝蜂,否则就是回到原点。”

撤点并校政策本身,按照规定而言,是没有错的,学校那儿没有人了,你放在那个地方,本身是种浪费,就需要调整。

“如果不考虑交通和安全问题,集中办学肯定好过分散办学。”鹤市镇中心小学校长黄水平的话体现了当前乡村教育面临的困境和无奈。

潇湘晨报:一项初衷很好的政策,为何会被“曲解”“走偏”?

熊丙奇:这是因为,撤点并校在操作过程中存在两个大的问题。一个是关于怎么撤,我们没有明确规定,直到2011年才有这方面的规定,所以校车问题、辍学问题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是本来撤点并校是要听取村民的意见的,村民不同意就不能撤。但一些地方还是出现了强制撤并的情况。

按照规定,你就应该按照当地的生源情况、学生上学的距离,合理地设置教学点,如果你有这样以学生教育为目的的出发点来设置学校,以上这些问题也就不存在了。记者陈文嘉

延伸 “后撤点并校时代”农村教育怎么办

2012年9月,以国务院办公厅文件下发的《关于规范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的意见》,提出“坚决制止盲目撤并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在完成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专项规划备案之前,暂停农村义务教育学校撤并”。

随着国家叫停和规划农村学校布局调整政策,农村教育正在进入“后撤点并校时代”。将农村教育城镇化和农村儿童实现就近入学,成为现实当中不同的两种主张。“小学进镇、初中进城,消灭农村教育,使所有农村儿童都享受城市化的教育。他们的理由是人口城镇化趋势、乡村教育的衰败、城乡教育差距,优化资源配置、提高教育质量、提供丰富化课程。在这种思考下,现实当中的做法就是大量撤并学校,力求实现规模效益。而学术界多主张就近入学,提倡保留和建设村小与教学点,适度发展乡镇寄宿制学校。”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所所长邬志辉说。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政策法规处处长高学贵曾提出:中国未来的农村到底会怎样?一方面大量的农民进城,2008年以后又有农民返乡,农民到底怎么样走,未来农村还有没有人,还要不要农村教育,农村教育未来是什么内容?论坛上,21世纪教育研究院重申教育的基本价值,强调坚持就近入学、公平优先、探索适合农村需要的教育、保障农村教育的各种投入。同时,21世纪教育研究院指出,农村教育资源配备的关注点应该是农村“后20%”的边缘化群体,而不是忽视或抛弃他们。做到真正不让一个孩子失学,办好每一所学校,“小规模化”“小幼一体化”和乡村教育的混合模式,是农村教育可行的几种模式。

本文由www.35222.com发布于35222.com,转载请注明出处:汇聚办学仍需创新,英德并校风浪减轻

关键词: www.35222.co

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到底读依然不读

布宜诺斯艾利斯思源高校名誉校长邓放国 所谓上学难,不是难在没学上,而是难在进入哪壹所学院和学校最合适!多...

详细>>

其叁届5星金牌教师评选决赛语文科目标题,第

www.35222.com, 新浪辅导[微博]讯“第四届课外籍教授育伍星金牌教师评选”常规赛就要拉开帷幕,半最后一轮比赛包括...

详细>>

其三届5星金牌教授评选最后一轮比赛语文科目标

博客园教育[微博]讯“第二届课外籍教授育伍星金牌助教评选”常规赛就要拉开帷幕,半决赛包罗多个环节:第叁环节...

详细>>

盘点70后80后90后怎么过大年,小时候的新禧如何

吃过年夜饭,女儿奔进奔出,兴奋得快找不着北了。我问她过年是不是特别开心,她得意地笑笑,拍了拍阿姨送她的...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