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量绘制学科60年,党员好轶事

日期:2019-12-23编辑作者:教育资讯

口述:张祖勋 整理:严航

人物简介:张祖勋,江苏无锡人,1937年6月生,摄影测量与遥感学家,教授、博士生导师,1960年11月6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95年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2003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长期从事摄影测量与遥感的教学和研究工作,主持完成了多项国家和部委重大科研项目,在航空(天)影像测图自动化方面取得了国际一流的研究成果,曾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测绘科技进步特等奖等多项国家和省部级奖励。他不仅是我国摄影测量学科领域的学术带头人,而且是我国摄影测量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并走向世界的开拓者之一。

武汉大学测绘学科在长期的建设与发展过程中,积淀了独特的学科文化,学科成员形成了具有共同特质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以及特有的精神风貌、知识体系和行为准则,成为学科引领世界一流的强大动力。值此武大测绘学科建立60周年之际,李德仁、宁津生、刘经南、张祖勋、龚健雅、李建成六位院士接受武汉大学报记者的采访,畅谈测绘学科文化,解读学科发展之道,建言武大“双一流”建设。

回顾测绘学科60年发展历程,不能只是总结某个人的学术成就,而要借此机会,发掘弘扬整个测绘学科的精神内涵。

作为享誉国内外的顶尖学者,张祖勋院士满载荣誉;作为摄影测量学科的带头人,他创新不断;作为科研团队带头人,他带领团队砥砺前行;作为一名普通的教师,他从未忘记教师本职,始终将教书育人作为第一要务,使好教风薪火相传。

李德仁:创新

我认为,这个内涵的核心是“传承”,它不简单指“辈辈弟子当院士”这种直观的传承,而是理念、传统等深层次的延续。“传承”,简单朴实的两个字,具有十分丰富的意义。测绘学科之所以如此兴旺,就得益于传承的力量。

读书时代:师从最好的老师

从事一个专业,要对新事物持有敏锐的觉察力,并注意吸收和运用。我把武汉大学测绘遥感学科出彩的原因归结为:紧跟国家需要和学科发展,持续吸收和充分运用新技术。

教育资讯 1

张祖勋1960年毕业于武汉测绘学院航空摄影测量专业,后留校任教,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批摄影测量与遥感学家。大学毕业,张祖勋留校担任我国测绘事业的开拓者、摄影测量与遥感学科奠基人王之卓院士的助教。3年后,张祖勋又报考了王之卓先生的研究生。

传统的测绘科学包括摄影测量学是解决几何问题,武大的几何遥感在世界上是领先的。这些成绩的取得绝非一蹴而就,而是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有到强和传承与创新的持续发展。从画地图到研发卫星,是一个不断创新的过程,既要有战略高度,又必须扎扎实实。

几代学者薪火相传

回忆起与王之卓先生交往的点滴,张祖勋回忆说:先生只批评过我一次,至今犹在耳旁,激励我不断前行。当时,他督促我编一个程序,我因为并不擅长,一直以“忙”为借口拖延。几次之后,他严厉地批评我:“人不怕慢,就怕站。”他说:“慢一点没关系,站一下也没问题,但是不能停下来,认准一个目标就要坚持下来。”先生的这番话对张祖勋触动非常大,也深深地影响了他后来的学习和工作。

从传统的光学测绘遥感,到高光谱和雷达遥感,武汉大学测绘遥感学科体系不断壮大。2000年合校后,学科交叉与融合有了新突破,开拓了在高光谱、雷达遥感等领域的研究。从不入门到入门,从入门到创新,经历了漫长过程。

可以说,武汉大学测绘学科经历了几辈学人的发展传承。虽然当时的读书条件不如现在,但宽松的人才政策和引进环境现在也不多见了。

上世纪80年代,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影像必须存储在胶片上,但是王之卓却提出了摄影的全数字化,颠覆了当时传统的理念和认识。作为王先生最优秀的助手,张祖勋鼎力支持先生积极开展科研。克服理论空白、设备简陋、资金困乏的重重困难,从1978年到1992年,整整坚持14年,他们从零开始,走到了数字化影像测绘的国际先进水平,填补了国内科技领域空白。1993年,全数字自动化测图科技成果荣获了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成果受到国际同行刮目相看。

上世纪90年代,高光谱遥感逐渐兴起,当时我在加拿大当客座研究员,看到了这一研究领域的广阔前景,回国后带着学生开始钻研。现在由张良培教授领导的高光谱遥感团队,已成为国际上的知名团队。

1971年,李德仁被分配到石家庄水泥制品厂工作,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他接到恩师王之卓先生的召唤,决定重回母校学习。王之卓先生直接给李德仁出题破格录取。无独有偶,大学毕业,刘经南在湖南省煤田物测队任技术员、助工,也是在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的第一年回到母校。

提携后学:要给年轻人发展平台

对于创新,我的思路是不断走出国门,了解世界发展的最新动向。我上学时不知道雷达,1995年在苏黎世理工大学任客座教授时才初次接触。我用4个月把那里所有关于雷达遥感的书都看完了,边看边复印,装了满满3箱寄回国。回校后,组织几个老师和博士生建立了雷达遥感兴趣小组,把资料送给他们翻译、阅读和讨论。

工科学科讲究团队合作,不像搞文学创作的人,可以闭门谢客以求清静。工科研究需要一帮人聚在一起干一件事。平时,学术观点的争鸣必不可少,学术之外,测绘学科是一个团结互助的大家庭,大家在如何建设学科、发展学科这个问题上保持着高度统一。如此,才有了如今繁荣的学科景象——

张祖勋总说,学术路上无止境,唯有探索探索再探索。有些人说,“年纪大的更有经验”,但这一点在学术上不完全适用。因为学术需要创新推动,而创新需要灵感,年轻人是创新的主力军。所以,张祖勋总强调,要懂得发现年轻人,还要重用年轻人,创造平台让他们施展特长。

我的老师王之卓先生曾说过;“跟着外国人走不叫创新,开拓国家科学发展需要,为实现还没有实现的目标去努力。这才是真正的原始创新。”原始创新的过程相当艰辛,获得其他人的认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譬如,我在1994年加拿大国际会议上首次提出“空间数据挖掘”的理论,并和弟弟李德毅院士一起培养博士,并写出了中文和英文专著,是一个理论创新。现在大数据时代到来了,数据挖掘的重要性已为世人所公认。

1994年,李德仁和刘先林当选中国工程院信息学部院士,随之,宁津生当选中国工程院土木学部院士,从此开创了测绘人在中国工程院的“传奇”。这里至今已经诞生了12位测绘界的院士。其中,信息学部3位,土木学部由原来的1位发展到今天的9位,测绘学科成了中国工程院土木学部举足轻重的一部分。可以说,宁津生为整个测绘学科在中国工程院的兴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李德仁极大提升了武大测绘学科在国内外的影响力。

张祖勋在担任原武汉测绘学院任航空摄影测量系主任、副校长时,就有意地提拔年轻人。他一直认为工科领域不仅要有好的教授,还要有高级工程技术人员。当时,航空摄影测量系一个叫徐轩的年轻技术人员,被大家称为“千手观音”。系里引进一些国外的先进设备,一旦坏了,大家都“傻眼”了,但他准能修好。后来,有一个赴香港理工大学考察学习的机会,张祖勋毫不犹豫地把指标给他。现在徐轩已是学院的高级工程师。

孙中山先生有句话:“先知者先觉,后知者后觉,不知者不觉。”搞创新就是先知先觉。一方面,我们要争做先知先觉者;另一方面,国家应当对超前创新给予宽容,允许失败。

年轻人“不琢不成器”

张祖勋还常常跟学生们交流。在学生们最头疼的“创新”问题上,他这样鼓励他们:“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是会联想,但这并非要一天到晚想,要能够拿得起放得下。做学问并非难在刻苦学习,而是难在必须不断地磨练自己,让自己具备能够联想的能力,并且可以用这种能力来解决问题。”

宁津生:团结

有些人会说,“年纪大的有经验”,这一点在学术上不完全适用。因为,学术需要创新推动,创新需要灵感,年轻人才是创新的主力军。

以身作则:传承优良教风

我一辈子都在这里,60年没有离开过。1932年德国人在同济大学办测量专业,当时测量最先进的就是德国,我刚好出生;1956年原武测成立急需年轻教师,我刚好同济大学毕业;今年武大测绘学科建立60周年,我刚好从教60年。

谈到年轻人的培养,绕不过一位重要人物——我的导师、航空摄影测量与遥感专家王之卓先生。

2016年,武汉大学测绘学科迎来六十年华诞。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祖勋指出:60年来,测绘学科精神内涵的核心是“传承”,它不简单指“辈辈弟子当院士”这种直观的传承,而是理念、传统等深层次的延续。测绘学科之所以如此兴旺,就得益于传承的力量。

60年来,我深深体会到,测绘学科的内涵,用“严谨、求实、团结、奋进”的原武测校训是可以完美诠释的。

大学毕业,我留校担任王先生的助教,听他给我们新进教师讲课。3年后,我又报考了王先生的研究生。他对年轻人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亲切耐心的指导,令我终生受用,也深深影响着我今后的学习和工作。

工科学科讲究团队合作,需要一帮人聚在一起干一件事。平时,学术观点的争鸣必不可少,而学术之外,测绘学科是一个团结互助的大家庭,大家在如何建设学科、发展学科这个问题上保持着高度统一。

首先是严谨。测绘学科首先就是要获取自然环境或形态的位置、时间的数据。获取数据需要人扛着仪器到野外测量。测量时因为种种原因会存在一些误差,但在最后利用观测数据计算点的坐标时,必须把误差控制在最小范围。

先生只批评过我一次,至今犹在耳旁,激励我不断前行。当时,他督促我编一个程序,我因为并不擅长,一直以“忙”为借口拖延。几次之后,他严厉地批评我:“人不怕慢,就怕站。”他说:“慢一点没关系,站一下也没问题,但是不能停下来。有些东西可以放下来,半年甚至一年,但稍微调整后,要重新捡起来,一直搞下去。坚持很重要,认准一个目标就要坚持下来。”

在传承教风的路上,张祖勋以身作则。已过80高龄的他仍坚持为本科生上课,并亲自指导大学生做科研。两院院士李德仁曾感叹:“张祖勋院士这么大年纪了,还随身携带电脑,一有空就在那里不停地编程序、搞钻研。”

第二是求实。测绘常常要提供点的坐标或是其它一些边长的数据。这些数据必须实事求是。测量有各种规范,其中一条必须坚守的就是不能造假。记录观测数据的手簿是绝对不允许涂改的。有些测量员就是因为涂改了手簿被处罚甚至被开除公职。

王之卓先生在60年的教学生涯中,就是这样孜孜不倦地为我国测绘事业培养了一大批栋梁之才,是当代中国测绘教育的先驱。一个导师能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弟子实属不易,这比他自己的学术成果更有价值。2002年,王先生临终前对我们说:“未来的路要自己慢慢走。”

2017年,张祖勋向遥感信息工程学院捐赠100万元,倡议设立“教书育人奖”,鼓励教师热爱教学、钻研教学,奖励深受学生爱戴,在教书育人、教学改革与建设等方面表现突出的优秀教师,将“让最好的教师培养学生”的风气传下去,将严谨科学、实事求是的态度,踏实肯干、追求真知的作风传下去。

第三是团结。测绘人员在野外作业时,都是以小组为单位来进行的。小组人员分工明确,有人观测仪器,有人记录,有人做辅助性工作。大家必须团结互助,不然观测数据的准确性得不到保障。

发现年轻人,还要重用年轻人。每个人的能力不可能划等号,要善于发现年轻人的才能,创造平台让他们施展特长。作为教师,理应担起这个责任。

(编辑:陈丽霞)

最后是奋进。武汉测量制图学院从建校之初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都是在非常艰苦的条件下发展的。从第一届校领导班子起,学校就提出了“团结奋进”的口号。原武测在成立后不久就有了硕博士点,1978年被评为全国重点高校,这与学校团结奋进、艰苦奋斗的作风是分不开的。

这一点也影响到了我。在原武汉测绘学院任航空摄影测量系主任、副校长时,我有意地提拔年轻人。我一直认为工科领域不仅要有好的教授,还要有高级工程技术人员。航空摄影测量系一个叫徐轩的技术人员,被大家称为“千手观音”,当时,系里引进一些国外的先进设备,一旦坏了,大家都“傻眼”了,但他准能修好。后来有个赴香港理工大学考察学习的机会,我毫不犹豫地把指标给他,让他去深造。他现在已是学院的高级工程师。

而今,在新的历史时期,尽管仪器设备都实现了自动化、信息化,测绘人员的工作条件大大改善,但仍要坚持严谨、求实、团结、奋进的精神。我们需要这些精神,才能做到为国家的经济建设提供更好更专业的服务。

做研究要善假于物

原武测和武汉大学测绘学科带动了全国测绘学科教育的发展。目前,中国测绘学科的水平与国外先进水平势均力敌。中国测绘学科在哪些方面还要创新,领先于世界,武大测绘学科就要在这些方面多下功夫。要创世界一流大学、世界一流学科,就必须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发展。

俗话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如何维持测绘学科的辉煌,把测绘精神传承下去?我想,责任主要落在年轻人身上,我们能做的就是帮助他们成长。但是也要认清现实,历史不可能一直维持巅峰,超越前人更是难上加难。

刘经南:责任

我们做研究,都是建立在前人研究基础上的,很难做到百分之百的原创,只要在原有基础上有一点突破,就是创新。

老武测的校训是“严谨、求实、团结、奋进”,在新的时代条件下,这八个字可以进行新的解读。

教育资讯,我在澳大利亚看到过一棵树,很有启发意义。西澳大利亚州首府珀斯,有一棵60米高的参天古木,高耸入云。树端设有观察亭,是以前发生火灾时用以登高远眺观察火势的。现在,这棵树已经被当地发展成了一个旅游项目,人人都可以顺着钉在树干上的钢筋棍爬到顶。我爬上去过,还拿着手机和树合影,特别有意思。我想说,这和我们搞研究一样,要善假于物,为我所用。

“严谨”强调的是责任意识。科学研究和技术发明都允许出差错,但工程学科是不能出错的,因为关系到无数人的生命。测绘是工程学科,培养对社会的责任感第一重要。

2016年G20峰会上,百度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提出:“技术的趋势是无可避免的。人工智能将改变所有的行业,同时会摧毁很多东西。”

“求实”指唯实唯真、追求真理要唯善唯美,它是科学精神的核心。

摄影测量是通过影像进行测量,使它从二维的影像变成三维的科学。计算机的应用极大推动了摄影测量的发展,它可以分类处理大量图像工程,并通过语音识别和图像识别进行搜索。例如,在超市,我们叫不出某个东西的名字,但只要有照片通过图像检索,或者描述出这个东西的用途、性能,立马知晓。这就是现在广泛应用的“图像识别”和“语音识别”。

关于“团结”,测绘学科要又快又好地解决人类面临的各种实际问题,必须有跨学科跨领域协同合作的团队精神。

很多人开始担忧,计算机会不会挤占摄影测量的研究领域?我们应该认识到,计算机在精度方面有所欠缺,摄影测量只是计算机学科一个很小的领域。这就提示我们要找准自己的研究方向,找到适合自己的研究路子,善于利用它来发展自己的领域。

“奋进”是一种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测绘是获取资源与环境信息、实施建设工程的先行者,必须有不畏艰险、敢为人先的职业精神。武大测绘学科之所以能够走在世界前列,正是因为,早在80年代后期我们就进行了学科转型和改造升级的探索,从传统的光学测绘遥感到高光谱和雷达遥感,从传统的大地测量到空间大地测量和导航与位置服务,从传统的地图制作到地理信息系统服务。实现了从紧跟世界科技发展潮流,到在一些重要方向开始引领世界潮流的转化。

如今,无人机发展迅速,对航空摄影测量的需求就会减慢,航空的摄影测量到正规的摄影测量到地面的摄影测量,现在还有低空的摄影测量,这是目前非常热门的方向,应该抓紧发展这一块。以后定标场面积不用很大,二三平方公里就够了,而精度要求达到毫米级。目前,国外低空处理数据比我们复杂得多,他们目标很清楚:以市场为目标。对用户的操作技能要求低了,对软件的要求相应就高了。这是我们今后应该努力的方向。

武汉大学测绘学科在世界上已处于领先地位,未来如何发展?这是大家尤为关心的问题。

(摄影:吴媛 编辑:杨欣欣)

泛在测绘与位置服务的发展已经进入了大数据时代。测绘学要结合“互联网 ”和物联网感知技术,为建立新一代的适应智能感知与控制需求的网络——信息物理系统(CPS)又称工业互联网做出自己的原创性贡献,要在国家和全球建立起天空地、室内外一体化的遥感信息、位置信息、环境资源信息系统,打造地球空间信息智能感知网络。

一个学科的发展不可能独立完成,更需要跨学科、跨领域、跨行业间的合作,更需要强大的团队。我们已经实现了测绘学科与计算机、电子信息等学科之间的跨学科融合,也在进一步在探索与物理学科的教师共同研发导航芯片等。

测绘学科未来的发展依然需要学校的大力支持,让更多基础学科参与进来,迎接科技革命的新挑战。这不仅能满足测绘学科发展的需要,同时也会为合作学科提供难得的发展机遇,是一个互利共赢的绝好机会。

张祖勋:传承

测绘学科的精神内涵,核心是“传承”。它不简单指“辈辈弟子当院士”这种直观的传承,而是理念、传统等深层次的延续。

武汉大学测绘学科之所以如此兴旺,就得益于传承的力量。测绘学科经历了几辈学人的发展传承。

1971年,李德仁被分配到石家庄水泥制品厂工作。1978年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恩师王之卓先生将他召回母校,直接出题破格录取。无独有偶,大学毕业后,刘经南在湖南省煤田物测队任技术员、助工,也是在国家恢复研究生招生的第一年回到母校。

1994年,李德仁和刘先林当选中国工程院信息学部院士,随之,宁津生当选中国工程院土木学部院士,从此开创了测绘人在中国工程院的“传奇”。这里至今已经诞生了12位测绘界的院士。可以说,宁津生为整个测绘学科在中国工程院的兴起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李德仁极大提升了武大测绘学科在国内外的影响力。

有些人会说,“年纪大的有经验”,这一点在学术上不完全适用。学术需要创新推动,创新需要灵感,年轻人才是创新的主力军。

谈到年轻人的培养,绕不过一位重要人物——我的导师王之卓先生。

大学毕业我留校担任王先生的助教,3年后又报考了王先生的研究生。他对年轻人无微不至的关怀和亲切耐心的指导,令我终生受用。

先生只批评过我一次,至今犹在耳旁。当时,他督促我编一个程序,我因为并不擅长,一直以“忙”为借口拖延。几次之后,他严厉地批评我:“人不怕慢,就怕站。”他说:“慢一点没关系,站一下也没问题,但是不能停下来。有些东西可以放下来,半年甚至一年,但稍微调整后,要重新捡起来,一直搞下去。坚持很重要,认准一个目标就要坚持下来。”

王先生60年孜孜不倦教书育人,一个导师能培养出这么多优秀的弟子实属不易,这比他自己的学术成果更有价值。2002年,王先生临终前对我们说:“未来的路要自己慢慢走。”

发现年轻人,还要重用年轻人。创造平台让他们施展特长。王先生的这一点也影响到了我,任系主任、副校长时,我有意提拔年轻人。

龚健雅:融合

相对于计算机等年轻学科,测绘学科既古老又传统,有100多年的历史。近二三十年,信息化日益普及,为测绘学科提供了广阔的平台和精尖的技术,并衍生出一个前沿学科——地理信息科学与技术。这是一个交叉多元的学科,和地理专业有关,和计算机专业有关,和测绘专业也有关。如果学测绘的不能跟上形势,不积极主动地拓展研究领域,这个学科就要靠地理、计算机领域的学者来主导。

测绘学科的老一辈科学家积极拓展,在全国最早成立了地理信息系统专业,不断向其它边缘学科发展和渗透,使测绘学科在地理信息系统研究中占据了半壁江山,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不向其它方向延伸,一个学科的发展将会越来越窄。测绘学科今后的发展同样决定于能否顺势而为、乘势而上,要看学科带头人是否有前瞻的眼界。

新兴的无人驾驶汽车、大数据分析等,看似属于IT领域,但结合测绘特色也都是大有可为的。测绘绘制的地形图,在目前的汽车导航与位置服务中起了重要作用,将来的无人驾驶汽车需要更精确的地理信息,测绘人必须参与其中,努力拓展测绘学科的“用武之地”。

一流学科的精髓在于学科间的交叉融合。

随着研究范围的逐渐扩展,跨学科研究的空间也不断加大。现在,IT产业都有空间信息这一块,BAT(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三大互联网公司首字母缩写)都设有相关的部门。主要内容有两个:一是导航与位置服务;二是无人驾驶汽车。

除此之外,测绘遥感还广泛应用于农业、林业、水利、城市管理、环境监测等传统行业。测绘遥感技术与其他学科交叉还可以产生新的研究方向,例如,我们最近在与生命科学学院合作共建实验室,通过激光雷达测量和光谱测量进行水稻育种与表形研究。

以前,测绘学科的学生毕业去向80-90%在测绘行业和部门,现在我们遥感学院的学生大约只有20-30%留在测绘部门,相当一部分去了像“BAT”这些互联网公司,这说明我们的测绘遥感学科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在更多领域占有了一席之地。

李建成:进取

测绘是观测科学,是一个具有较深数学理论背景的学科。老校训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和科学技术背景下提出来的。

“严谨”是学科的前提。过去,我们研究测量时,观测手段比较落后,操作要严格按照规范和流程来,否则任务难以完成,学科目标无法达到。“求实”要求我们观测出的数据成果一定要真实,不能随意改动,这来不得半点虚假。“团结”即和谐,老一辈测绘科学家齐心协力打造出中国的测绘学科,这种团结的精神一代代传承下来。没有团结的氛围,事业就难以发展。“奋进”可以理解为武汉大学校训中的“拓新”——开拓创新。学科如果不创新,不用现代技术改造,就会固步自封停滞不前。

测绘学科在发展过程中形成这8个字,放在现在来说,就是“工匠精神”,是一种追求卓越的创造精神、一种精益求精的认真精神、一种用户至上的服务精神。

这8个字中,我对“严谨”体会最深。测绘学科本身对数据理论的严密性提出了很高的要求,我们必须严格严格再严格。得到了大量观测数据之后,我们必须在严密的理论条件下,运用精密的数据处理技术来完成。理论如果有缺陷,或者在数据处理技术方面考虑不周,都完成不了学科目标。严谨是我们在任何时候、任何条件下首先应该持有的一种态度,也是应该始终坚持的一种精神。

我认为,测绘学科文化最突出的特质是锐意进取,是不断结合现代科学技术对传统测绘手段进行改造,形成新的学科体系。在方面,武大测绘学科表现出色。

原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是举全国之力,集合中国最优秀的测绘人才资源、教学资源办起来的一所学校,逐步发展成为国际公认的“世界测绘教育之都”。现在,由于航天航空技术的发展,学科进入了崭新的阶段,众多方面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过去描绘地球形状的精度是10米,现在精度提高到厘米级,将来还要提升到更高的精度。没有锐意进取的精神,我们不可能完成大量的科学研究工作,并不断取得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进展。

(文字整理:陈丽霞、肖珊、付晓歌、严航)

(编辑:杨欣欣)

本文由www.35222.com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测量绘制学科60年,党员好轶事

关键词: www.35222.co

新学期天津大学思想政治课教育资讯,萨格勒布

中国教育报天津2月27日讯今天,天津市高校700余名思政课教师分别走进南开大学、天津大学、天津师范大学、天津工...

详细>>

赖虹凯副校长光临理大学引导专项论题民主生活

为深远得以完毕落到实处科学发展观,进一层加强领导班子和党员领导干部的思辨政治建设,八月10日上午3点,哲大...

详细>>

思码读叶明华硕士倡导实践同盟社EAP,山东阳明

七月6日晚,小编校大学生生心思健康体系讲座之压力管理与太阳心态讲座在学术报告厅实行。有名心思学家、中黄炎...

详细>>

教育资讯HPV疫苗的疑问医答,知名肿瘤流行病学

HPV疫苗的疑问医答 7月10日至14日,应兰州大学第一医院邀请,世界卫生组织(WHO)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候任主席...

详细>>